您的位置:老子有钱娱乐 > 老子有钱娱乐 >
最近更新

这些数据都表明了“哈雷”这个响当当的摩托车

时间:2018-07-26 05:53

  铜锣湾的杠把子山鸡和浩南哥骑哈雷的经典电影场景,让每个男孩子都种下了一颗骑哈雷驰骋“江湖”的梦。如今20年过去,想变成古惑仔的男孩们老了,哈雷这个叛逆的机车王也英雄迟暮了,不仅销量下滑的厉害,还要进行新一轮裁员。

  根据彭博的报道,周二哈雷-戴维森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报告期内,哈雷各项业务均不同程度的下滑。全球摩托车销售额同比下滑6.7%,其主要的美国市场销售额下滑9.3%;全球出货量也下降7.2%;哈雷预计三季度摩托车的出货量会下滑20%左右。

  哈雷的零售业务更是惨淡,汽车配件和食品营收下降8%;周边商品销售额下滑16.8%,其中纪念品销售额下滑幅更是达到21%。这些数据都表明了“哈雷”这个响当当的摩托车品牌,正在失去市场吸引力。

  在发布财报后,哈雷股价暴跌多达12%,收报于48.95美元,下跌5.9%,是2016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今年以来,哈雷的股价已累计下跌了16%。

  除了星光顶之外,劳斯莱斯还有另一项不起眼的选配,但同样价格惊人,那就是车身的腰线。所有劳斯莱斯车型的腰线都是由一位名叫Mark的技师负责绘制的,他使用由松鼠和公牛毛特制而成的3mm宽的专用刷子,而绘制一辆车的腰线需要整整三个小时。当然,好消息是如果你购买的是幻影车型,那腰线就免费赠送啦,否则的话可要多掏几十万元。

  今年二月,特朗普公开表达了对哈雷的欣赏,认为其实美国制造业的“典范” ,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然而话音刚落下没多久,哈雷公布业绩后就发现已无法维持现有的美国工厂和工人了。

  其CEO Matt Levatich对分析师表示,公司将会对小时工进行裁员。哈雷还计划在泰国建厂,以贴近亚太地区的消费者,减少进口关税。

  Bernstein的分析师David Beckel认为,尽管哈雷正在想办法重新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并帮助经销商提高摩托车的销量。但是从这次财报来看,哈雷的情况没有好转,反而在未来会愈发困难。

  哈雷摩托车的价格不是最高的,销量也不是最高的,但却是最有象征意义的,对于婴儿潮一代消费者(1945年之后出生)来说,拥有一台哈雷摩托车,开在大街上轰隆作响,代表的是自由、叛逆。

  除动力与动态驾驶的提升之外,新款911Carrera在外观设计上也做了精心改进:包括带四点式日间行车灯的新款大灯、不带凹槽护盖的门把手、经过重新设计且带垂直百叶窗的后盖以及包含独特四点式制动灯的新款尾灯等,使新车型更为鲜明动感。

  而哈雷一些周边产品比如汽车手套、机车夹克,一度热销。如果有人骑得起哈雷,亲朋好友可以送周边产品当配套礼物。如果骑不起哈雷,买件同品牌的夹克,展示一下自己的品味与风格也是极好的,而且价格不像保时捷同名品牌那么贵。

  随着以反叛和自由精神为潮流的消费者步入中老年,哈雷的象征意义也逐渐消退。千禧一代消费者出生和成长的环境,物质条件相对丰富,眼花缭乱的产品分散着他们的注意力,他们追求的酷和自由有相当多的方式可以满足。

  骑摩托车和哈雷价格对于年轻人来说已经是“上个世纪”的时尚了。哈雷难以与这些年轻人建立情感联系,自然也就无法用其自由、叛逆和酷来拉拢年轻消费者的心。哈雷得适应一个物质充沛,不那么叛逆的时代。目前,已经有不少摩托车顺应着年轻人的思维,将品牌打造成“轻松骑行的生活方式”,而不是耍酷。

  除了情感因素,在出行习惯上,美国的年轻人已经不太喜欢骑摩托车了,摩托车的注册人数和销售额都下滑了不少。根据彭博的数据,在2006年至2010年期间,在美国注册的大型哈雷摩托数量几乎下降了一半。2017年上半年,美国大型摩托车骑手的注册数量相比去年又下跌了7%。

  剩下一些仍选择摩托车出行的年轻人,对于品牌的要求没那么高,更愿意选择小巧和价格相对低廉的摩托车,而不是拉风的哈雷。其竞争对手推出了体积更小、重量更轻、价格更便宜的摩托车,比起动辄上万美元的哈雷,亲民又便捷。

  目前,哈雷也在车型上,下了一些功夫,将资源放在研发能够吸引年轻人、女人和少数群体的车型上,推出九种型号的零售价不足12000美元的机车。但是,这种相对便宜的机车,在配置和安全性上都差一些。哈雷也出过不少召回事件。对于制造商来说,利润也远不如高配版机车赚钱,并且与产品原有的定位出现比较大的偏差。

  对于,哈雷来说改走年轻人这步棋并不容易。多年来,哈雷已经习惯于打造体型更大、马力更强的摩托车,当开始制造价格相对低的小型摩托车,吸引年轻消费者时,相当于走下神坛,所有优势清零,从头开始了。